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芙蓉草堂

园魂上寒空,皆言四海同,安知千里外,不有雨兼风。(自定义模版)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  

2015-08-22 13:23:57|  分类: 原创数码摄影文字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

动态透明分割线 - 高山 - raotianzhang
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叶卡捷琳娜皇宫简介

      如果说彼得宫是彼得大帝的意志体现,那么皇村则主要反映了叶卡捷林娜 二世的 
理想和品味。1717 年在彼得堡以南约30公里的 “萨丽”庄园,为彼得一世的妻子、皇后
叶卡捷琳娜·阿列克谢耶夫娜而建的消夏别墅破土动工。七年后,共有16  间正房的
   两层豪宅及周围花园竣工启用。为了强调皇家新领地的意义,不久这里便被称为皇村。
1717年彼得大帝之女伊丽莎白·彼得罗夫娜登上皇位后,授权彼得堡最优秀的建筑师对
这座略显简朴的庄园进行扩建。在持续的大规模工程中,不仅新建了宫殿,扩展了花园,
 还建 起第一批园中建筑。但真正使皇宫放射出奇光异彩的当属天才建筑师  B.拉斯特
雷利这位16 岁时随雕塑家父亲移居彼得堡的意大利人,此前因设计了斯莫尔尼大修道
院、冬宫、彼得宫等建筑杰作而声名远扬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      掌握了丰富艺术经验的拉斯特雷利几年之内  (1752~1756)就将其前任的设计
改头换面,并使之焕然一新。改造后的宫殿长达306米,超过了俄罗斯巴洛克时期的
所有建筑天蓝色的外表耀眼夺目,洋溢着喜庆气氛,造型丰富的雕塑和凹凸有致的结
 结构使数百米长的建筑丝毫不显得单调呆板。皇宫教堂那五个圆葱头式尖顶在碧空下
金光灿烂,几乎从园内任何地方都远远望得见。拉斯特雷利的艺术天才使他在装饰宫
     殿内部更是大显身手,他创作的一个个富丽堂皇的厅室成为巴洛克风格的经典之作。
可以说园中到处是诗,到处是画,无处不飘动着令人心醉的旋律,无处不弥漫着花草
 的芬芳,女皇生前声色犬马、骄奢淫靡的气息依然沁淫着整座园林。它于1990年被列
入联合国世界遗产名录。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
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 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 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 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 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 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 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 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 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 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 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 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 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黑背景的分割线 - 随缘 - .

 旅游俄罗斯.圣彼得堡(八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

 日志分割线 - 墨海雪浪 - 墨海雪浪

滇西边陲—腾冲火山地质公园(云南行纪实照第三集)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乙未羊年 贰零壹伍年捌月贰拾贰日 蓉芙草堂 原创编制 美国 圣地亚哥军港 - 芙蓉草堂 - 芙蓉草堂


2010年6月22日 - 芳芷香惠 - 芳芷香蕙欢迎你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0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